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僭主
字数:发布时间:2016-11-02

第11章 泄密 出击

几个小时后,手软脚软的郭锐躺在床上打开了筛选器,尼娜去实验室了,他挺无聊的。

这一封来自维亚维拉的扎克·安德伯格,发信时间比较早了:

“致维亚维拉董事长维克多·弗拉达索维奇:我们基本完成了热泉朊毒体的蛋白质三维动态构象模型,看附件。研究过程中发现:热泉朊毒体蛋白质的空间折叠速度与温度有关系,一旦温度呈线性增长,那么朊毒体的复制速度会呈指数增长。附件列表里有一条渐进曲线:27度以下并无明显的侵染加速;28到40度,速度加倍;40度到100度,速度加四倍;100度后走向平滑;150度后断崖。”

邮件抄送给了好几个人。尼娜只回复了一个红色的惊叹号,没有文字。后面几个人回复了更多的惊叹号。郭锐看着成排的鲜红的惊叹号在页面上排列,觉得很惊悚,就从网络上把疯牛病、朊毒体、朊病毒之类的信息全搜出来,一个一个的研究。

在他悄悄补课的几天时间里,世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英国伯明翰的索林菲尔德教授接到了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个电话,请他非正式地评估一下热泉朊毒体对人类的威胁。他的回答是:

“没必要紧张。长远来看热泉朊毒体必将覆盖全部物种,但是禽流感用了数十年才进化到人与人之间的传染,朊毒体也快不到哪里去。我75岁了,有生之年很难看到人类和哺乳动物的覆灭。我无法紧张。”

联合国顿时大为紧张,日内瓦几乎是鸡飞狗跳。世界卫生组织从学术界得到消息,说维亚维拉已经有热泉朊毒体折叠过程的三维动态模型,马上强硬地找维克多索要模型。

维克多屈服了。他觉得动态模型谁都做得出来,只要有足够的钱和时间。世界卫生组织拿去也就是寻找朊毒体的漏洞,对他没什么坏处。

这个动态模型是可修改的,如果让它伸出一条正确的肽链,它就能跟特定的高级生物结合。这是一道美妙的数学题。一道涉及三维动态空间的拓扑难题……而答案能毁天灭地。维克多越看它,越意识到自己不该尊重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这是一道过于性感的题。

郭锐这几天跟尼娜腻着,不时偷看她的邮件,打算在合适的时候“审”她一下。某个晚饭时间,他在恶魔酒吧定了位子,尼娜失约,打了个电话过来。

“郭锐,我在机场,我要回莫斯科了。”

“怎么了,这么急?”

“维亚维拉犯了个低级错误,把热泉朊毒体的三维模型交给了世界卫生组织。”

“于是?”

“泄密了。这个模型被发到暗网上去了。有个好心的政府官员邀请暗网上的高手对热泉朊毒体做针对性的生化破解。”

“而高手们不仅不破解,反而去琢磨怎样让热泉病毒去感染人类?”郭锐追问。

尼娜沉默了一下。郭锐猜的又准又狠,让她疑惑。

“是的……已经有人开始做了。”

“这个好心的政府官员为什么不去死?”郭锐有点生气。如果说以前他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现在他的功课可是做足了。

“官员他自己还不知道呢。我回公司是帮着大家对付新局面,谁也没空去对付官员。要进安检了,我要挂了。”

从这个电话开始,尼娜和郭锐提到热泉朊毒体都用的是“热泉病毒”,后来这个词成了通用名词。急速恶化的局面和大众媒体的介入,都让拗口的“热泉朊毒体”传播不下去。

郭锐想,三维模型交给世界卫生组织只是几天前的事,暗网刚开始泄密,能不能让细川这种人去找找暗网里的坏蛋?

他又给尼娜拨电话:

“尼娜,你起飞了没有?我也许能在暗网里找找人,拖延一下那个三维模型的传播速度,甚至找到捣乱的具体人。现在做这个并不晚,如果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刑警组织强力介入,说不定能彻底阻断。”

尼娜正在生气,听了郭锐的想法,回答就有点粗鲁了:

“你开玩笑吧郭锐?指望政府组织抓捕,他们要调查和取证的。如果你有办法找到那帮暗网里的杂碎,那维亚维拉的执行力更可靠。”

“你是说靠你们公司去抓人?”郭锐惊讶地问。

“就地毙了也不是做不到的。”尼娜简单回答,啪的挂了。

郭锐悚然地看看手机。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维亚维拉已经把它的势力从东欧血淋淋的器官市场延伸到全球各地了?

他坐正了,认真发呆。做到这一点需要什么条件?第一是有合作机构。从2011年以后遍布全球的私企雇佣军可能是他们的爪牙。各国都舍不得打仗死人,而雇佣军死了不上新闻,不要抚恤金,早已经成了低烈度战场的主角。第二呢,得杀人不见血。维亚维拉是个生化公司,恐怕有很多精妙手段藏在夹袋中。

郭锐感到真实的世界有点雾蒙蒙的,尼娜匆忙的一句“就地毙了”给他打开了一扇窗。以后一定要留意了。

但现在怎么办?

凉拌!原计划不变。郭锐拿起电话打到日本去了。

“细川君,好久没联系了。我有个难办的事情需要你帮忙,是关于暗网的。先说价钱吧。这个……也许二十万美元比较合适。我先把要求说一说。是的……自然很急,否则也没这个价格是吧?”

“阻断暗网传播,我可以先用程序找到人,”对方在电话里慢条斯理地说,“但是不抓人是不行的。断掉人家的网或者封几个IP,没有丝毫意义。需要当地的强力部门介入。”

“这个不归你管。你找到目标就行。”

他与细川泰司沟通良久,到下午才基本摸清了任务细节。再给尼娜打过去时,她已经在飞机上了。

“尼娜,那个三维模型是可追踪的。如果我给你地理定位和人名,你们公司用得上不?”

“你当真?”

“嗯……我给你看一个工具软件。”郭锐发了个图表给她。

“这个工具的开发者是谁?他可靠么?”

“可靠。他是我的好朋友。”没说名字,卖朋友是郭锐的忌讳。

这时尼娜浏览到图表下方的价格协议了,“定做和加急费用……三十二万美元?这可不是小钱。”

“我怕生病,我想保命。”

尼娜撇撇嘴,想了一下:“不,你是想帮我。我想想……”

“嗯。时间紧迫。你给我一个回答,我先把钱预支给开发者。”

“明白。我尽快给你回答。”尼娜直接挂断。她还有很多电话要打。

……

飞机上,加加林娜的工作告一段落,回到机舱前面坐下。

夜间航班很空,头等舱只坐了一个年轻女人。她在飞机上一直打电话,偶尔说英语,大部分时间说俄语。声音低,嗓子像一杯冰啤似的凉,一边说一边在电脑上录入,非常繁忙。

快降落的时候她不打了,闭目养神,面容似乎渐渐悲戚。然后就抹了一把眼泪。

加加林娜站起来,给她送了杯饮料,她摇头表示不需要。

奇怪的女孩。她是这架飞机里最漂亮的,乘务人员算进去也是如此。后舱有几个俄罗斯男人鼾声如雷,有个熊孩子在折腾服务机器人,反复往地上扔面包屑让它捡走。加加林娜更乐意与这个干净女孩待在一起,希望她别再悲伤。

尼娜慢慢的收住了眼泪。

这是她的独门法宝。她早就发现自己在大场面之前先掉几滴泪很有用,她就努力回忆自己可怕的父亲、她倒霉的母亲、她早期在莫斯科不堪回首的经历。催泪之后她就不怕伤害,挨上几刀都懒得躲,一切都能温柔而平静地应对。

飞机停下了,乘客们纷纷起身。加加林娜站起来走到出舱口。尼娜踹着她的小行李箱从她面前走过,微微一笑:“我没事的。”

加加林娜看着她湛蓝的眼睛和微红的眼眶,瞬间有拥抱一下她的冲动。但她已经走过去了。

出了机场,尼娜离开明亮的通道往黑暗的停车场走。有辆车似乎在后面跟上了,一只有力的手从侧面拎起了她的自走行李箱。她转过身。

“董事长怎么派你来啊?”

“以避免一切意外情况。”伊利亚·马特维奇·米科夫严肃地对她说,“上车尼娜。”

尼娜坐到后座上去,伊利亚上了另一侧的后座,与她并排。汽车自动开往公司总部。

“董事长让我问你,准备好没有?”伊利亚问她。

“准备好了。”

“需要帮忙么?”

“没有特别的需要。开会的时候你别走神,伊利亚。你得听着。”

“有我的事?”伊利亚扬起眉毛。

“是的。”

“具体是什么,你现在就跟我说说。”

“不。你坐斜一点好吗?我想先在你的肩膀上睡一会儿。”尼娜说完就闭上眼,伊利亚只好调整坐姿让她靠过来。

半个小时以后,尼娜睁开眼,捋捋头发。“会场上都有些谁?”

“董事长,扎克,谢苗诺夫,卡钦斯基,我,还有斯坦尼斯科维奇和英布拉索。”

“不认识。”尼娜说。

“公司的高层就是这些人了。你想知道谁的情况?”伊利亚问。

“都不想……”她又闭眼了。

……

凌晨五点半,维亚维拉总部。

几个保安带着服务生在二楼迅速布置了会场,从监控里看到董事长的车穿过桦树林,开进了地下停车场,然后他就不出来了。保安队长等了一阵,挥手下令关灯。老板是要在停车场里开会。

维克多在黑暗的车中等待着。停车场的监控无声地断电,引路灯亮了几盏,保安在两个出口布了双岗。

许多年前,维亚维拉靠器官移植取得了与政府角力的先手;后来靠基因诊断和未病先治的技术,巩固了这个先手。但维克多依然感觉不到充分的自由。这次屈服于联合国的压力而拱手送上三维模型,动摇了公司对热泉病毒的主控权,可谓大败。想到这儿维克多懊恼地捶了一下汽车仪表盘。

我领衔维亚维拉已经十几年,成绩还远不如克里姆林宫的前保健医生。

停车场阴暗的入口被车灯照亮,扎克·安德伯格和卡钦斯基联袂赶到,看到维克多的车堵在中央,开过来围成一个圈子。三个人关门下车。

“不上去了。”维克多说,“八点以前开完这个会,免得惊动员工。我们有两小时。”

“伊利亚和尼娜还需要十分钟才到。”卡钦斯基挂上电话,对维克多说道。

“好。”维克多跺跺脚,这里很冷。大家都缩手缩脚的,以前也在地下停车场开过会,但都没今天冷。

十分钟后,其他人也赶到了,挤做一堆,互相寒暄着。

“世界卫生组织泄密在意料之中,泄密之快在意料之外。”维克多对大家说,“我很生气。你们呢?”

“我没想到的是,这么多暗网的人想解开这道题。”卡钦斯基说。他是个光头,双眼炯炯有神,如此寒冷的地下室里他也不戴帽子。

“理性和自律其实不是人类的本能,”扎克·安德伯格说。“自毁才是。”

卡钦斯基问他:“那道题应该不容易解开吧?”

“是挺难的。”

“有多难?”

“我解不开。除非身边有超级计算机,给我一年时间也不行。我找不到简便的思路。”扎克回答。

卡钦斯基忧虑地摇摇头:“但是世界上总有数学天才,暗网尤其多。”

“很快我们就知道有多少了。”维克多说。

众人都不说话了,有两个人点上了雪茄。会开到这儿已经很实质了,下一句是表态句,看谁先说。

“真去解题的人不会太多,”卡钦斯基说,“有些人会琢磨一下事情的后果,我估计只需要对付几个零星的混蛋。我不心软。”

维克多点了点头。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基调定下来了——杀!

尼娜和伊利亚进来的时候,看到大家在闲聊,谁都没提热泉病毒与人类的距离只剩下一个肽链。

维克多对他们俩友好的点点头,“好了,你们来了。尼娜你先说说情况。”

尼娜看看横七竖八停在一起的高级轿车,再看看这几个人。心想:这就是维亚维拉核心?他们在停车场开会?都不冷么?

她一边看手机一边走到圈子中央,把闪光灯调到高亮,把热泉病毒的三维模型投影到维克多的挡风玻璃上。

在众人的注视下,病毒缓缓转动一圈,勾住一个健康的蛋白质粒。然后这个蛋白质粒开始折叠,形态逐渐扭曲,变得跟它一模一样。折叠完毕它也伸出了钩子,向下一个蛋白质粒勾去。

“注意这个钩子,这是热泉病毒感染深海鱼的分子结合位点。目前它还没有针对人类的钩子,但它随时会有。如果谁掌握了较强的计算资源并偷到了这个模型,对它做合适的修剪,加上分子结合位点,该病毒就能感染人类。”

虽然都知道情况,但没人出声。

尼娜继续说:“目前这个三维动态模型已泄露到暗网,我们必须控制住有意修改模型的人。这是第一件事。”

“第二件,是迅速租赁两到三艘无人深潜器,再去一趟菲律宾,采集板块活跃地带的热泉生物。我们要研究这些生物,找到对付热泉病毒的办法。”

“第三件事,是假设热泉病毒造成疫病级的爆发,我们对危机得有一整套应对措施……”

维克多听着尼娜的讲述,有点开心。她一上来就以董事长的角度为整个公司构思方案,一点没意识到第二点和第三点都不是她的工作。开会的人居然没找到大的漏洞,都讲完了还没人提出异议,真有趣。

不过涉及到执行,她了解的就太少了。维克多等她告一段落,直起身子:“好了,大家有问题么?”

一时没人回答,都露出了犹豫的神色。维克多让一个低级员工进入这么核心的圈子,还陪着她演戏半个小时。意图很明显了。

维克多说:“看来没什么大问题。我可以肯定尼娜小姐说的第一件事必须执行;至于后面的,可以逐步评估和推进。尼娜,你可以跟你的中国朋友打电话了。”

尼娜当场拿出电话打给郭锐:“这边通过了,干吧。回头维亚维拉会把钱给你补上。”看着维克多:“他会在两天以内把追踪到的捣蛋鬼发过来。下面我干什么呢?”

维克多没有回答,笑着看向伊利亚。伊利亚迟疑了一下:“我可以动员三个私人保安公司,涉及人员大概两千名。不过他们只能做护卫,具体执行的不能是他们。他们不懂。”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卡钦斯基,说说你的资源。”

尼娜看到对面那个光头的医生摸样的人往前一站,“我的大区有三千五百多名医生,但大部分是拿钱干活的。专职的执行者不足两百人。”

“那也够了,”维克多说,“伊利亚,四十八小时之内将执行工具空运给执行者,首先发给卡钦斯基大区。然后发英布拉索。我们看看还能不能夺回热泉病毒的控制权。”

尼娜昏头昏脑的看着维克多点着一个个的人名,布置业务只用了十分钟。等会议散场了,她追着维克多走。“董事长,我干什么呢,光是传递坐标和人名?”

“是啊。”

“执行者,是不是维亚维拉专门训练的……杀手?”

“呃……其实没那么简单。跟我走,我跟你讲一讲。”

……

第三天下午四点,荷兰,莱顿。

塞巴斯蒂安骑着自行车从莱顿大学的中心教学楼出来,沿着护城河向实验室走。他是个真正的帅哥,几乎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似的。他曾经是莱顿大学的学生,后来嫌女人不够多,退学搬到红灯区住下,依靠自己的技术过上了幸福生活。

他吹着口哨,慢慢的骑,感觉到背后有人尾随,扭头一看,有个白大褂在后面跟着。看样子大概六十岁了。

“你是塞巴斯蒂安?”那干老头问他。

“是我。”

“你知道热泉病毒的三维模型么?”

塞巴斯蒂安立刻猛蹬自行车,摆脱了老头回到住所,一时惊魂难定。他妈的,居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他开始在房间里乱窜,收拾东西,准备逃跑。在把衬衣塞进箱子的时候一阵无力,他还以为是自己太惊慌了。等他去扶自行车发现自己扶不起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干老头转出角落,快步上前扶住了他,把他拉进房间里。左侧又出现了一个精壮男子,进房后掩上了门。

“你知道热泉病毒的三维模型么?”

“……知道。”塞巴斯蒂安低声呢喃。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算出答案了?”

“没有。”他撒了个谎。

“怎么会?困难在哪儿?”

“嗯……它是……很复杂的拓扑几何。条件太多了,无法同时满足。”

“你多半是算出来了。你发出去没有?”

“我没有算出来。”

干老头摇摇头,那个精壮男子掏出枪来。塞巴斯蒂安奋力挣扎,弯了一下小拇指。

“你想干什么?”干老头说那个精壮汉子,“把枪收起来。他已经死了。”

精壮男子困惑地看看他,再看看眼珠依然在转动的塞巴斯蒂安:“他明显没有死。”干老头拿出一个防狼喷雾器给他看。

“他死了。我刚才在屋子里喷了一下。”他微笑。

精壮男子眨眨眼,立起眉毛,咔哒一声手枪上膛对着干老头:“你连我也想灭口?”

干老头拿着喷雾器对着自己的嘴里喷,还喷了三四下,让对方十分惊疑。

“放下枪好不好?这是强过敏源,对你对我都没效果,过敏的人只有他。”

“哦。”

两人走出现场,慢吞吞的顺着林荫道往外走。

“你今年有三十六七岁了吧?”干老头问他。

“是的。”

“以前是什么呢?海军陆战队?海豹突击队?”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为什么要退伍呢?干这行更赚钱?”干老头很有兴致的捻捻手指,表示很多钱。

“是的。”

“那真不错。”老头叹息。

两人上了车,干老头拿起电话。

“完成了……嗯,已经死了。没有遗留问题。他们尸检只能发现致命的基因缺陷,过敏源很隐蔽。不过我这儿有问题,”他尴尬地看看同伴,决定继续说完——“能不能别再派黑水公司或者其他雇佣军过来呀。我不需要保镖,那么贵的保镖我也用不起呀。他纯粹就是个拖累。那么大的块头,挂了一身的破烂。论杀人,他真的很不专业……”

下午五点,荷兰莱顿的塞巴斯蒂安停止呼吸。

五点十一分,美国西雅图的杰利桑科在超市里倒下。

五点十二分,日本札幌的松田雅子在医院死去。

五点十三分,德国汉堡大学的计算机资深专家拉什迪亚托夫死在家中。他本来有心脏病,带着起搏器。在起搏器停止工作后,他的办公室电脑接到了启动信号,执行了一个邮件群发程序。

五点十四分,法国巴黎的阿克萨医生用同样的基因武器杀死了阿拉伯人乌兰哈图,然后用自己制作的氰化物将诺伊尔中士干掉。诺伊尔中士不仅没有执行保镖的职责,还试图阻止阿克萨完成工作。

五点十五分,国际刑警组织接到匿名举报,请求追查一个热泉病毒三维模型的泄密情况,附带泄密路径和具体的泄密对象。两个月后,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的联络官捷尔布特被逮捕,涉嫌渎职。

国际刑警组织随后几天锁定了好几个维亚维拉的“执行者”。他们都有一个特点:行医执照有问题、拥有可靠的器官移植渠道、有强大的黑势力保护。荷兰警方抓捕过程中遭到过猛烈的火力突袭,抓捕被迫中断。

但是维亚维拉没能扑灭三维模型的暗网传播。沉默了三个月后,黑客们发动了反击,全球各大搜索引擎突然出现了15万个有效链接,指向明确的3D网页,上面全部挂上了热泉病毒的蛋白质结构,与人类结合的肽链被重点着色。

其中一个网页来自游戏公司,画面上骷髅旗飘扬,撒旦从深渊中浮起,效果做得美轮美奂。该公司负责人被立刻抓捕,供出的外包单价高达25万美元。金主是一个旧金山流浪汉。他曾经是IT高管,破解了病毒模型,加载了信使分子,然后交给游戏公司做了个推广网页。

新闻媒体开始报道,第一波都以这个骷髅旗网页做题图。科技圈子聊得很兴奋。普通大众继续看娱乐新闻——原来还没人生病啊,你们兴奋个啥?

答案已经在网络上公开,但人工合成热泉病毒也还是有门槛的。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不完全统计,世界上大约有三十个国家、一千四百多家机构具备合成的能力,但个人无法统计。各国政府纷纷与联合国通力合作,严厉监督那些有能力的机构。

亡羊补牢,国际刑警组织对大量的破解者发布了通缉令。尼娜在俄国内务部资深特工阿纳托利的配合下,抓到一个年轻的、脏不拉几的乌克兰少年。他是百余名破解者之一。

“为什么要这样做?”尼娜问了无数次,对方一直不回答。他似乎就是不知道怎么回答。

于是尼娜当着他和阿纳托利的面,拔下他的一根头发,插入微阵列芯片做了基因分类,再联上一块微流体芯片取得对位的过敏源。她用一根牙签挑起这个微小的液滴,送到少年的嘴边。

“那你要不要喝掉它呢?”尼娜问。阿纳托利只好扭头看着窗外。

那少年开始拼命躲闪。“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那道题它就在那儿,不解不行啊!”

尼娜把牙签送进他的鼻孔,泪眼朦胧的离开了。杀一个少年,感觉很糟。

六月一日,第一个热泉症患者出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