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神坛祭品
字数:发布时间:2017-06-22

第3章 高天原的反击

次日早晨,熬过夜,睡了二三个小时的我强打精神,穿戴整齐,一大老早就和一群上班族和学生一齐挤地铁赶到事务所。

今天我将要迎接一位新搭班的当红艺人:来自京都的有明若叶。桌上早就摆着一份有关于她的纸质档案,我又是取了事务所咖啡机里的廉价咖啡,回到办公室里慢条斯理地边看边喝……

“可恶,这是什么?”嘴唇接触杯缘的第一口,我就差点把这深褐色看似咖啡的液体全部喷在白纸上,“这是烧焦了的白糖泡的水?”

这咖啡机吃进去的是实实在在的咖啡豆,磨出来的却永远是难喝得不行的下等货,甚至比速溶咖啡还要难喝,亏得今天我还对它抱着点期待呢。

我把这杯咖啡全都浇在了电脑旁的盆栽上,拍了拍手,出门去自动售货机买罐装的咖啡去了。而我回来的时候,一个背影俏丽的女子就已经站在了我的办公室门前。

我拍了拍她的肩,她便慌忙地转过头来看了下我的脸,随后便怯生地拨了下刘海,对着我点头问好:

“摩周先生,初次见面,我是有明若叶,今后还请多指教。”

“嗯,我这里也是,今后还请多指教。”

有明小姐并非是从声优学校毕业的科班生。她在高中参加了与配音和歌唱有关的社团活动,走上这条道路纯属偶然。

热泉瘟疫期间,她每天都在网络直播上露面,甜美的面容和声音让她几乎成了部分国民在方寸天地里忍受病痛活下去的慰藉,“琵琶湖天使”的名号也就此传开。

钨酶针剂发放之后,有明小姐这才从琵琶湖畔的别墅区里走出来,趁势也就进入了这个圈子。而从进入事务所到现在,她已经为两部带着“灾后复兴”标识的动画配过主要角色的音,反响也相当不错,现在姑且是算“转正”了,她的前途可谓是无比光明。

可就在这看似光明的大道上,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坑等着这位财阀千金跳进去,她必须万分小心。

在这个圈子里,可以抬着头迈开腿走路的也就只有那些连“一句话角色”都不怎么能得到的十八线艺人——因为她们本就没有未来,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回到原点。而打从踏进这行开始,吃过了青春饭,竞争不过年轻人的老前辈就总是会在酒醉之后重复着这个真理——必须万分小心!

“敬语什么不用多说,怎么叫都随便。”我喝了一口罐装咖啡,心想这虽然也就一般水平,但总比那台咖啡机里的褐色不明液体好到不知道哪里去了。“我们直接进入正题。有明小姐,今后由我专门来负责您的工作日程安排和接洽事宜,但在这之前,你得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有明若叶对我突如其来的摊牌未免有些不知所措。修剪得整齐的四刀平刘海还晃了两下。

过了得有四五秒的时间她才小声回答:“摩周先生,是什么问题呢?”

“佐久间小姐……嗯,佐久间理奈你应该清楚吧?”我捏了捏咖啡机纸杯的杯缘,“她的那些行为……说得直白点吧,那些超越了粉丝们的期待、一旦披露之后会中断演艺生涯的私生活,有明小姐有没有在今天之前,就和它们扯上关系?”

我和恶友的在线交谈最终变成了彻夜长谈。就在池袋某个通宵营业的广东菜档口,我和他叫了个包间就谈了一整夜——从内里糜烂,表面光鲜的业界谈到粉丝们狂热行为下隐藏的真正欲望,再谈到响应了粉丝和无数普通人欲望的“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最后就很自然地谈到了我的工作。

反正最后是我结的帐,这位没有固定工资的码农倒也豪爽得一点都不含糊,我也就权当这是让他给我指点迷津的报酬。而大概是在凌晨三点左右,我和他总算是达成了共识: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是他的原话。“小游戏眼下能够透过智能家居系统和治安监视系统把暗处发生的事情弄到台面上,但无论公众的需求多大,本就没有的事物,小游戏终究是没有能耐变出来的。”

小游戏虽然神通广大,但还没有真正“神棍”到能无中生有的地步。要真有这个地步,整个日本的偶像圈大不了集体失业,我倒也没多大怨言。

“没有。”有明若叶听到了我严肃的问话,干脆地摇了摇头,“我高中时候交了一个男朋友,但也只是牵过手。后来热泉瘟疫就来了……他……”

“我明白了。我希望有明小姐今天没说谎,不会像佐久间小姐那样,隐瞒了什么以至于给会社添麻烦。”我点头微笑,表现出些许的同情,就将话题拉回了正轨。

我也因为热泉病毒丢掉了好几个亲人,其中包括一个至亲。这件事对于绝大多数国民来说都是不愿过深提起的疤痕。她愿意提起这件事,那真实度差不多也就有所保证了。

“嗯,我能理解,给您添麻烦了。”有明若叶拭去了眼角若隐若现的泪水,动作显得十分淑女——身世和家教如何,真是在一举一动上看得清清楚楚。

“下一个问题,现在年轻人不可能不用智能手机吧?还有智能表和平板电脑。”我把我自己的手机展示出来,推到她面前,“有明小姐是否装过这样的应用软件,它在安装之后过一段时间就会自动替你做出选择,不劳你去繁琐地设定……”

“有啊。”有明小姐低了下头,不等我说完就从手提袋里迅速摸出了一台最新款式的小尺寸智能机,把屏幕点亮了给我看。“我的高中同学可都在用呢,摩周先生,你看,这很可爱吧?只需稍微培养下就十分实用呢!”

这会儿横在我面前的手机屏幕上,正有一只带着领结的白猫朝着我挥手……它的正体是谁?想都不用想就能得到答案。

“听着。”我特意换了个诚恳些的声调,“这东西虽然能给你带来便利,但要记清楚了,它也是你最好的监督者……如果你能继续保持现在的热度和知名度,它一定会无孔不入地监督你。”

“我不明白……”有明若叶拿走手机,不解地歪着头,“监督?监督什么呀?”

考虑到有明若叶高中未毕业的“社会化”程度,我继续十分耐心地喷洒着唾沫星子:“我明确告诉你这个内幕消息。关于网络上流传的,有关于佐久间小姐的爆料视频,据我们私下底的推测,这视频的流出和‘小游戏’有开脱不了的关系。”

要用通俗易懂的说法将这件事,以及其背后的概念在年青的有明若叶面前说清楚,那是相当困难的事情。我花了大概有半小时的时间去把各种说法和概念捋直了,这才很勉强地让有明若叶亮着眼睛点起头来,“原来是这样啊!那我要把它删除掉吗?”

“我倒也不是要让你和它断绝关系,毕竟现在它是这个模样,今后它变成其它模样你也看不出来。”我对着没点亮的电脑屏幕叹了口气,“它无时不刻地在改变,就和我们眼下的社会一样,你能有办法逃离这险恶的社会吗?不能吧?那就只能小心,不要让自己栽在里头了。”

正如河原真一所说,小游戏还在网络这个深不见底的大池子里不断扩展自己的覆盖范围,变幻出新的形态。而有明若叶小姐手机屏幕上跳动的电子宠物,或许就是某次成功的尝试所诞生下的变种。

我也开始认识到了,这东西迟早要和移动设备、移动网络、移动支付等新事物一样并入我们的世界,并深刻地改变我们的生活。

二十年前,权威的学者会在新闻里唾沫横飞地批判随时随地看手机屏幕的“低头族”,但现在呢?那白发苍苍的学者虽然依旧活在这世上,但他的身体安全情况现如今也要全靠移动设备才能让在外工作的家人随时监视并管理,他还有那精力和动机批判手机,嘲讽在千里之外看着手机屏幕关心他健康情况的家人是“低头族”吗?

既然没有移动设备,人就几乎无法在社会里立足,那无论情愿与否,在这社会里的人类都只能跟着全世界一起划动触摸屏。同理,小游戏制造的社会新生态让聚光灯下的这些偶像们不能有粉丝所不容许拥有的私生活,既然偶像要吃这碗狂热粉丝煮出来的饭,那还能怎么着?那当然只能照做了。

在那天的恳谈之后,我的工作便迅速地步入了正轨。之前我和制作人将佐久间原本所接下来的配音角色的预约统统搁置,这会儿才和制作方不紧不慢地重启谈判。

我的意见呢,是希望对方让“琵琶湖天使”来接替深陷丑闻风波的佐久间。结果这些动画、游戏的制作方和电影引进的发行商几乎都是毫不犹豫地表示同意——能够止损就已经是美滋滋了,更何况天上还能掉下来个“天使”。

不可否认,有明若叶是真对得起“琵琶湖天使”这个名号。在霸占了整整一季度的热点之后,由她主唱的新番专辑也跟进大卖,创造了同类专辑在热泉瘟疫后的销售量新纪录。

而在有专人维护之后,她在社交网站上的社群也蓬勃地发展起来,每周五六日的网络电台与直播也有了相当可观的人气,每逢周末数万人聚集于社群页面, 讨论有明若叶的直播或电台节目也成了常态。

即使注射了钨酶针剂杀灭了热泉病毒,那些被热泉病毒感染,身体部分肢体或器官陷入衰竭状态的人也无法复原,只能另寻他法。本就负担沉重的厚生劳动省在全国各地修建了数量庞大的疗养院,让这些人中情况最恶劣的一部分能够在里头由国家赡养度过余生。但其中大部分的残疾人转而选择在家工作,在家生活——这无形间又将尼特族的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了。

他们或许本来都是社会中的中上层人士,是一个人的工资就能够养活一家人的塔尖精英,有个通俗的名词形容他们,就叫做“会社战士”。

但是突如其来的瘟疫让这一切全都破裂,原本光鲜的西装或空了袖管,或虚了裤腿——而这种损失甚至令人庆幸,因为还有很多人失去了生命。他们开始寻求慰藉,就一头撞上了“琵琶湖天使”在网络上张开的温暖怀抱。

有明若叶在周末的网络电台节目并没有什么花样,就是选读匿名的网友留言,而后安慰、开解、打气而已。毋庸置疑,这是我和相模打定的主意。有明小姐眼下不用像其他的当红或未红偶像那样成天在直播频道上卖脸卖萌甚至卖低胸装,她只要用澄清如水的嗓音去安抚那些失意的前上班族就完全足够。

这样充实的日子很快过去了一整个季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