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神坛祭品
字数:发布时间:2017-06-22

第5章 高天原的裂痕

次日,我便又约了河原真一在下午茶时间到某处碰头。这一次我没有再选择什么偏僻但美味的餐馆,而是就在有明若叶配音地点楼下的小咖啡厅。

我用了几分钟的时间,说尽了事情的始末。但河原真一没有直接回应,而是用指甲敲着饮料杯笑道:

“你居然会去寸步不离地护着那孩子。这完全不像你啊。不应该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

“我没问你这个。”我也不耐烦地抬起手反向点了两下木桌,试图把话题拉回正轨。

“好好好,我只是觉得你这家伙还会内疚,挺奇怪的。”河原真一见我脸色越来越坏,赶紧拿起杯子,遮住了他那张挂满挑逗表情的脸。“是这样,我早就提醒过你,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的行动都只有因和果,全都是对人类行为的模仿。而你还想在这里头找逻辑,只能是扑个空。”

他把装着冰淇淋的玻璃杯啪一声放回桌上,继续说道:“眼下小游戏还在急速扩张,只因为它能倍化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效率。所以它将来一定会成为社会重要组成部分,这个趋势已经完全不可避免。你只要适应它就行了,别的不要多想。”

我疑惑地追问:“为什么公众会容许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侵犯自己的隐私权?这不合逻辑。”

“你不用去管为什么会这样,你只要去遵循它存在的事实就行了,我的朋友。还有,这个冰淇淋一点奶味都没有,我这趟来亏了,你得赔我误工费。”

“我呸。”我的心思不在眼前的冰淇淋杯里,捏着汤勺把杯子里的冰淇淋全部翻了个底朝天,用动作来表达我对这尼特肥宅刁钻口味的不满。

“搅什么搅?我就要求这冰淇淋得用拿鲜奶打制,不要用奶粉来糊弄客户而已,和你喝咖啡是一个路数!”他看出了我动作里的潜台词,用两声咳嗽掩盖掉了自己的尴尬。

“……言归正传。你肯定心底里还觉得这不可思议,但五十年前的报社记者也会觉得不随身带支笔还能做记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二十年前的便利店店长也从来不会想到自己要和钞票与硬币说再见。”

他轻描淡写地伸出一只手在摊开的柔性屏幕上唤出了今日新闻板块,“而从我能够记事的十几年前,纸质报刊已经成为了少数人的选择,到今日几乎绝迹。这都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但眼下都成真了。”

他说的都对,我也知道人类在数万年的演化之中一直都在努力偷懒。确切来说,人类的历史就是努力偷懒的历史。而小游戏的诞生给了很多人一个很大的,全新的偷懒空间——往好听了说,又叫做效率提升。光是因为这一点,小游戏及其衍生的千千万万个平台就不太可能被用户排斥和消亡。

我索性把冰淇淋杯子推到一边,“那你的意思是说,无论小游戏引导了多么过分的要求,我要想带着我那些胸怀梦想的女孩冲出点名堂,都得按照它的意思办?”

“那是当然。”这位行踪飘忽的资深IT业内人士点了点头。“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就这么简单。工业社会让女孩们能够崭露头角出来展示自我,而不是窝在天守阁里做谁的玩物,或是修道院里的虔诚牺牲品,她们理所当然就要按工业社会的标准来,小游戏的时代也是一样的呀。”

“那我还要对它感恩戴德咯?”我噗嗤了一声,对这不负责任的说法表达出极大的不满。“现在的事实比较接近于你说的后者。粉丝们希望他们的偶像是一尘不染的清纯少女,但他们暗地里都揣着一份不恰当的渴求,你说是谁把这份渴求摆上台面来的?”

“小游戏啊,那还用说。”

“那好啊,我要是没办法用枪指着小游戏的始作俑者,让他废掉自己的发明创造,那我只能让我辖下的那些小姑娘去做修女。”

“修女也好啊,到那时候我就去当神父!”恶友咬着汤勺,又开始胡扯起来。“组一个四十八人的唱诗班,倒也是其乐无穷!说起来,我家里还有几本纸质版的圣经,到时候扯条床单披身上,你说像不像?”

这无意间的玩笑居然一语成谶,是我根本没有料到的。

在那天之后,我把我的登录ID和密码给了有明若叶,让她看什么书都务必通过我的账号购买和阅读,不给小游戏留下任何的阅读喜好痕迹。当然,在此之后有明若叶无论是阅读什么书籍,都没有什么奇怪的应召人士找上门来要捅我的屁眼。

我和有明若叶的待遇完全不一样——这完全在预料之中。换言之就是我的“权重”不如这位当红的国民偶像,所以我就安然无恙地坐在家里,倒也没人打扰,也享受不到她的“特殊待遇”。

总的来说,只要在小游戏面前“屏蔽”掉有明若叶的存在,那么她也就能高枕无忧——真的是这样吗?

在三天之后的周五,我带着一杯店里外带的现磨咖啡进到事务所,制作人相模却早就神秘兮兮地在玻璃门后等着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便不由分说地把我拖进办公室里,关上了门,拿出了他的平板电脑。

“这是到底要干什么?”我对他的动作表示出极大的质疑,“你该不会是因为我没有给你带饮料,就要报复我吧?”

“我还真是有点想,毕竟你这家伙真是永远不安好心。”他抬起头来埋怨地看了我一眼,“赶紧说正事,这个投票……你能看得懂是怎么回事吧?”

我凑过去一看,屏幕上的界面我认得,这也算是著名的虚拟内容众筹站点了。那些做“爱情动作类游戏”的厂商和工作室要想请些会画画的大手子,或是玩家们喜闻乐见的配音演员,就总是要在企划开始前,或是游戏完成之后在这里发动众筹。

“有什么奇怪的内容吗?这家工作室我也知道的,也没有什么出格或是猎奇的作品吧。”

“你仔细看看!”相模手指一张,屏幕上的众筹结果顷刻间就被放大了,“看到了没?‘你家’的有明若叶小姐,就在上面!这里!”

不只是有明若叶,还有几个同样眼熟的名字映入眼帘——我顷刻间汗毛倒竖,她们清一色都是国民级和殿堂级,未婚的偶像型声优啊!再看看她们的众筹累积数额,我更是吓得下巴掉到了地上,一时半会都没合上去——这里头不但有日元,还有各种外币,数字货币,而且数目都相当惊人。

但好像是没看到我的神情一样,相模还额外拍了拍我的肩膀,“这里都写明了,若相关配音演员同意参演,那么筹得款项数额的百分之九十都会直接交付于合约方,换言之也就是转交给我们事务所的财务,打到事务所的公账上。”

在眼下事务所,乃至于总社的财报都不是很好看的时候,这笔钱上面的办公室怪物一定是垂涎三尺吧。毕竟我们的工资也好,他们的工资也罢,就算只是写在屏幕上的数字,那也不是能凭空生出来的。

果然不出我所料,相模随即鬼鬼祟祟地说出了内情:“昨晚,社长那边已经跟我通过气。说是考虑让不让有明若叶小姐参加下?大不了用假名出演。你觉得此事如何?毕竟你是直接关系人,我得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自知回旋余地甚小的我表情一点一点变得僵硬,最后面无表情地回答:“你也看看,这问题又不是我们这一家要面对,要不让她们去开个通气会?这事情是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业界应该同进退才是吧?”

曾几何时,被浅野白凤压制而无计可施的我,也是这副模样,只能在其他事件相关者的意见上寻求回旋余地。当然,就如同那时候一样,这一次我的建议也很快就得到了社长的首肯。

当日通过社长层面的交流通道,那张众筹页面上的几个“大人物”便都约定了当晚就在我们事务所的会议室里见面。当然在此之前。我特意把有明若叶叫到了会议室“闭门会谈”,亲自与她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讲清楚。

“也就是说,有很多人希望我去配这个……十八禁游戏里头的女角色吧?这是粉丝们的期待吗?还是说,和摩周先生你之前说的一样,是‘小游戏’的期待?”

“不知道,事态还不是很明朗。但其实二者都是一样的,只是小游戏将隐藏在粉丝心里的诉求表达出来了。”我不安地搓着手,希望她自己不要看错局势。“但这并不符合有明小姐的定位,即使事务所和总社那边很想要那笔钱,我也不想让你去冒这个险。好了,换些轻松点的话题吧。沉重的待会再说。”

谈话间,数个或稚气未脱,或刻意压低年龄,或完全以成熟面目示人的各路偶像系声优便与她们的经纪人一起推门入座,期间又是免不了一番介绍行礼和交换敬语。她们与我们在工作里都已经彼此熟识,这会开起来倒也没有多大难度。

“大致的情况,各位也都很清楚了吧。”我首先询问了下在座与会者的知情情况,见着他们都一致地点着头,我才细致地展开了讲。“通常来说,业界的惯例是让声优们用假名出演,使用的声线也和平时不同,这也就能确保在业界和外界之间制造一个保密且单向隔绝的状态,控制偶像系声优出演十八禁作品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男女经纪人们又点了点头,毕竟这样的业界生态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不只是偶像化的女性配音演员,就连不少演技派都拥有两个以上的,用于配音十八禁作品的“马甲”。

因为配音演员除却这些十八禁作品,主业就是本土以及引进动画、电影、广播剧的配音和再录制。倘若两个工作不以马甲加以区分,未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很容易就会被带入到成年世界当中。

毋庸置疑,这是法律所不允许的,也是社会舆论所不能容忍的。当然十八禁游戏和动画的制作方也要赚钱,也要过日子,不可能闲得无聊去以自己的作品被封杀为代价,揭发出某个女角色的配音演员真名是啥——这样不仅对方根本不会承认,大众也不会信服。

“但是各位不觉得事情已经不大一样了吗?”我狡黠地转了转眼珠子,把视线向旁边聚焦,“久田先生,你的同事为什么没来呢?你应该清楚其中原因吧。”

这几个月里因为小游戏而堕落的偶像,当然不止有佐久间理奈一人而已。经纪人久田先生所处的事务所也有一个当红的歌姬因为小游戏的“检举揭发”而被迫退出公众视野,演艺生涯到此为止——而她的经纪人则因为“监管不严”被放了超长无薪假,最终被逼得无奈只能自行离职,这样会社方面也就不必付他哪怕一分钱。

“现在是有这种说法,而且甚嚣尘上。”久田先生小心翼翼地环顾了四周这陌生的环境和熟悉的同僚,“有这么一个软件,它已经能精准地感知用户的需求,然后调用尽可能贴切的资源去满足需求。而我们的少女们都是名人,‘权重’很高,所以已经被这软件的智能系统长期关注……”

专业的,未经修饰的泊来语和音译词从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不免磕磕绊绊,但在我的视线里,周遭的经纪人和偶像却都没有表露出很惊异的神情——这就说明了一个很明显的事实:

这些名词,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听了。

“所以,我本人在事务所会议中,和我的上级一样反对总社方面的提议。我们坚决认为不能让我们的少女们去出演这十八禁游戏,哪怕是用假名做幌子也不行。”身边有过真实实例的久田先生一下就把自己的立场给清楚地挑明,“假名又有什么用呢?这不就和遮住了脸但是遮不住身体特征的口罩与墨镜一样,一样是没有用的!”

“而且不管酬劳如何地高,我们终究是要为她们负责,为公众负责,这毕竟是竭泽而渔,断我们和会社后路的事情!”

那歌姬出事的视频中,她很聪明地戴着墨镜和面罩。这防御手段几乎就没办法让人在三两眼里确定她的真实身份,但这对小游戏来说根本没有任何难度——不要说胳膊上有个痣之类完全能够对应得上的细节,她的体型与习惯动作在数字和算法中间就已经清楚地表明了她是谁,而那面罩和墨镜就从防御手段顷刻间变成了她掩耳盗铃的最好证据。

“我同意。”早就有了答案的我直接代替了有明若叶高举起手,“为了这笔钱就把这可爱的琵琶湖天使给送进情色气息弥漫的修罗场?这不值当。”

有明若叶低着头,点头的幅度轻微到我不注意看根本发现不了。

“说实话,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们二位一样能够潇洒回绝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我对面的女性经纪人推了推眼镜,“我们独立事务所可没有靠山能够支撑财务,事实是一日元的硬币都要掰两半花。所以我的意见和二位完全相反,我和我家的这位女士已经决定,虽然前面是修罗道,但是我们还是会去尝试一下。”

“小事务所么……”我小声地嘀咕道,对这虽然出乎意料的变局皱了皱眉。

而后果不其然,在会议最后的摊牌局面中,大事务所和大会社的偶像多半选择了退却,而财务条件不太好的小事务所与业务不佳,面临切割命运的大事务所偶像则纷纷选择了冒险。

“现在上面的财务情况还算没什么问题。”会议散场之后,社长听了我的报告,面对着百叶窗背着手沉默了许久,才对我吐露出实情。“既然摩周你也觉得风险甚大,那我就去顶住上面的压力,让他们改变成命吧。”

“十分抱歉,是我给您添麻烦了。”我心头一热,知道要他放弃这么一笔几乎等于到手的大业务有多么艰难。

“你小子倒是不要只会说漂亮话,要给我好好干呀!”他转过身来拍了拍我的肩膀,“去吧,不要在这里浪费你的宝贵时间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