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神坛祭品
字数:发布时间:2017-06-22

第6章 放逐之神,陨落于地铁道上

“摩周,是战犯摩周对吧?你这家伙还有心思睡觉?快看新闻!门户网站的新闻,推特的热门新闻,2CH匿名版的新闻,怎么都行!”

久田先生的电话骤然挂断——床上的我还意识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照着他的话去做。惊慌失措的我连划动屏幕的手指头都抖得颤颤巍巍,活像个九十岁的老年痴呆。

翻动着屏幕,我的思维也开始苏醒。难不成是有明若叶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漏子?

平常单手操作都能顺畅地在网站与应用之间切换的手机,这会儿就是死活点不进推特。我又急又气,直接动用了语音功能大声狂吼——

这一吼,吼得令我福至心灵。推特上最热门的曝光与有明若叶无关——细细一看,不仅和她无关,还是她避过的陷阱!确切说,就是那十八禁游戏的配音演员马甲,上了几家大新闻社的晨间新闻!

我直接三步并作两步飞奔到电脑跟前,打开了电脑上的某个应用。条目加载完成之后,我果然得以看见,那些参加了十八禁游戏配音的偶像们,被一个不剩地“挂”在了上面!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开始细细地查看里面的内容。点开之后我才吓一跳:和当年佐久间理奈一样,其中不仅配有详实的文字说明,还有监控摄像机隔着玻璃在录音棚里拍下的视频资料。

毋庸置疑,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不仅整合了这些资料,而且它还把这些打包发到了那些著名的大新闻社那里……除了它之外,这事没人敢干也没人能干!

“我看完了。”把电脑关上之后,我呆坐了一会儿,才拨通了久田先生的电话。“可真是庆幸啊。”

冷汗流尽的我已经没什么力气说话了,可没想到他也用一样疲惫的语气回答我:“可不是嘛。这已经不只是钱不钱的问题啦。影响这么恶劣的话,相关的部门应该会上门来强行服务吧。”

虽然被一惊一乍地吓得精神衰弱,但我还是强打精神,趾高气昂地来到了事务所。而同事们也都不免以一种景仰的姿态看向我:他们多半也已经在通勤巴士或地铁上看过新闻了。

只是社长这会儿还没空召见我。总是比我早到事务所的相模这会儿直接拿着两杯现磨咖啡朝我靠过来,又是鬼鬼祟祟地告诉我:总社方面曾经坚持有明若叶应当出演的几个文员这会儿专程从那边赶来,和我们的社长一起“品茶”。

说是品茶,实际上是谢罪吧。我豪爽地把喝空了的纸杯压进垃圾桶,可却又陷入了心事重重的状态,相模先生捕风捉影的杂谈我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两周以后,在周四的下午,参加完某部引进好莱坞电影的配音演员通气会,有明若叶忽然在办公室里指着圈圈点点的日程表开口提问:

“摩周桑,这周五是那新番轻小说改编动画的三集配音,那周六就没事了,对吗?”

“是,不过弄不好周五一整天也搞不定,”我迅速关掉了电脑屏幕上某个前偶像卷入十八禁游戏配音事件之后饱受非议,最终卧轨自杀的新闻页面,顺带收起了傻笑的表情。

我转而打开了那部动画的声优名单,指着上面的几个新名字摇头道:

“这家制作方联合了几家事务所,想要捧红点新脸孔。你之前也做过新人,那些家伙有多折腾,你也是清楚的吧?搞不好得加班呢。”

眼下从专业配音学校出身的新人已经没多少了。在声优都趋向于偶像化的今天,单纯的声音甜美与否和脸孔出不出众已经成为了一个从业者到底能爬多高的天花板问题。

不少专业学校出身的新人就在偶像化这一关键的步骤上,被技艺不如自己,但是脸蛋漂亮身材出众的后辈碾过。而偶像化了的配音演员,和没有偶像化的同行能给事务所、制作方、片方带来的收入最终也相差甚远。

“啊,无非就是连原作都没有看完,到了制作方寄送样片过来才在想‘这是个什么样的角色’,然后还想着‘这是我第一个角色哎’然后睡不着觉弄得嗓子发麻的小鬼头嘛。”有明若叶无奈地苦笑,“当时的我就是这样的,还要前辈帮衬和临场补救,否则根本就完不成配音工作……”

面对着这越来越不正常的业界,我就也跟着她一齐苦笑起来:“很不巧,这一次的动画企划配音,要的就是新人比旧人多。所以我估计周六还要额外拨一个上午来收尾。你周六有什么私人方面的安排么?怎么突然会问这个?”

有明若叶脸上泛出了潮红:“其实啊,是我高中的同学们都已经参加了大学的入学考试,他们想要开个毕业聚会,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周六上午或下午就搭乘新干线回京都……”

“不是单纯的聚会那么简单吧?”我的脑子转得飞快,“是去唱歌?还是大家一起聚在哪个大别墅里玩扭扭乐,估计还要喝点酒吧?”

“是,他们已经都订好了京都岚山的旅馆,要在那里过夜。至于喝,喝酒……”有明若叶说到关键处就不免开始结结巴巴,“大家都已经成年了,那估计还是会喝点酒的吧。”

“这理由不大有说服力吧?”我皮笑肉不笑地调侃道,“眼下哪家店还贴着严禁向未成年人售酒的贴纸?法律都废除禁酒令了。哦,国会还有推进大麻合法化的声音,你们要不也抽点,让人做成新闻往网站上捅?”

热泉瘟疫把很多传统都颠覆了个干干净净,因为不少未成年人经常要用酒精麻醉自己的伤痛和精神创伤,所以日本严守数十年的未成年人禁酒令也彻底消失,连历史教科书上也不留痕迹了。大家也都是很能忘事情的人,对这也就缄口不提,和热泉瘟疫一样权当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不是这样的,喝酒和吸……吸大麻是两码事吧。”有明若叶的小脸顿时涨得通红,“难道……摩周先生,是不想让我喝酒?”

我打了个响指,“BINGO。喝了酒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你我都没有办法预料嘛。佐久间前辈那时候也跟我说过,她那晚喝了点酒……”

我这话的意思要还不够清楚,那就只能是这孩子智商不足了。当然,我也知道无论是喝清酒还是啤酒,这种正式的聚会“搞出人命”的可能性还是不大。说直白些,我就是不想造成任何麻烦,不承担任何责任罢了。

果然,她那精致的眼眶泛出点委屈的泪水,眼眶里打转的漂亮瞳孔无时不刻向我吐露出委屈的气味来。这容貌果然迷人,弄得我都有点想硬起胆子来让她放松一下。

“要放弃的话,眼下你赚的钱足够付违约金和解约合同的律师费用,而且还有相当的剩余。”我看了她一眼,沉重地叹了口气:既是为这个越发扭曲的业界感到难过,又是为自己的懦弱而感到无能自责。“只是会造成多大的公众影响,导致你今后进修或是到其他行业里依旧受人瞩目,我可就不知道了。哦,我记得你父亲是有经营自己的产业,那倒还不成问题……”

“我,我还不想放弃,摩周先生。”有明若叶的回答里明显带了点哭腔,“能走到这一步相当不容易……可现在我的个人生活似乎有些……过于压抑了,你也一定这么觉得吧?”

“不肯放弃,我也不愿意换新人来从头带起,这道理都是一样的。”我一摆手,坚决地回绝了她的想法,“小游戏造了个这么苛刻的舆论环境,我也担惊受怕,神经衰弱,反应迟钝,连游戏副本都玩不动啊。”

不能参加各种各样的社会活动——甚至只是和男女同学一齐喝酒庆祝高中毕业大学入学都不行……我当然也知道对于有明若叶这种年龄的女孩子来说,这限制是相当残酷的。但吃这行的饭,出这行的名,终究就得按行规来,不然还能怎么办?她脆弱的双肩承担不起摔在地上的责任,难不成要我来承担?别做梦了。

有明若叶虽然依旧挥舞着那委屈的眼神来拷问我,但是我早就不会感觉良心在暗暗发痛。而她的眼神左顾右盼找不到盟友,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而随后,对自己的未来有所希冀的她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建议——这个周末除却录配音工作之外就宅在公寓里,做个安全的乖乖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