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神坛祭品
字数:发布时间:2017-06-22

第8章 神明们看似平静的下午茶时间

“久疏问候,我是摩周。今天到明早有空吗?”

“你莫不是又要拉着我去哪里享受咯。”这位技术宅电话里的背景音相当嘈杂,满满都是散热风扇和循环泵的声音。“下午五点之后有空,我正给客户解决问题。”

“想不到你小子还会工作啊?我以为你就是个社会废人。”我诧异地讽刺了他一把,“静冈县大室山温泉,面朝太平洋的海景。我手里刚好有上一次电影制作组庆祝会剩下的房间套票,你就给个准数,去不去?”

“你这混蛋,就一定要在嘴上占便宜?”这位酒肉朋友的语气明显是知道我又有事情麻烦他,我可以想象到他在电话那边推眼镜的得意神情,“新干线到那里也就四十分钟的车程吧,去。还有,需要带什么?”

“什么都不用带,聊天说事情。”我双手倒向交叉,拉了拉有点酸麻的后背。

“那先这样,晚点再联络。”

乘坐东海道新干线,从东京都到伊东市不过是一小时内的光景,再搭乘智能车直达温泉旅馆,时间也不会久得让人两腿发麻,萌生退意。我俩到旅馆前台登记的时候,甚至夕阳的最后一抹光芒都还隐隐约约悬挂在山峰之间,在对侧海面洒出的满天霞光也还未完全退去。

这家温泉旅馆的形制和寻常的同性混浴不大一样,我们入住的独栋别墅一层房间外就有温泉池,直接面向大海。这样一来住客就可以一面泡温泉享受美食,一面观赏太平洋独特的风景,与此同时畅所欲言地谈公私事或谈情说爱也没有人能打扰——周边的布局做得相当好,海风就是最好的隔音墙。

“说吧,这一次是什么事。”接过我推过去的寿司船,这位浑身赘肉都浸泡在池子里的码农惬意地笑了笑,“你这家伙向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能让你出这个血本,想必要拜托我的事情不会比浅野白凤的那一次要小吧。”

“毕竟这里一晚上要将近十五万日元,而且只包括温泉、房子、和你面前的这条寿司船,其余都是增值服务。”我有点不满地把头往石制的池边靠,仰面朝天大吐恶气。

“事先声明,”他捏起了一个刺身卷便往嘴里塞,丝毫不顾忌自己的手上还沾有温泉水。“我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啊,可恶。这寿司是不是不新鲜?”

“谁让你手都没弄干,把混着海盐的温泉水当了调味料。”我看着他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的滑稽模样直想笑,“而且你别开玩笑了,我当然知道你几斤几两。”

调侃的话说完,我便拿起放在池子边的饮料,吸了两口,“我现在需要……几个不会被顶包的手机号码,用来开设新账户,这应该不成问题吧?”

日本各大网站和网络应用的账户无一例外都要绑定手机号码进行身份验证,而每个日本人都只能和任意运营商签约最多两个手机号码——这就相当于是间接限定了每个自然人所拥有的账户数量。

确切地说除却人人都带上面纱彼此谁都不认识谁的匿名版,以及还留存于网络角落的旧式聊天室之外,白天里同工会玩家对我说的“社群”所需的账户便是这种与自然人挂钩的存在。而我当然不能以经纪人摩周的账号示人,即使只是观察并非引导公众舆论转向,一个不慎也很容易露馅。

“摩周君,不是没有问题,是问题有点大,上一次跟我提这个要求的是世田谷的黑帮。” 河原真一晃动了下手指,将让他难堪的寿司船又推到我面前,旋即就把视线投向东方黑暗而深邃的太平洋夜景,“做‘药品生意’的黑帮需要能洗净小额电子货币的账户,还必须是信用记录干净的。”

我急忙点点头表示理解。“药品”也好,“麻醉品”也罢,一直都是依靠着现金进行流转交易。但这对于没有现金来源的顾客来说,就几乎意味着不能满足需求。这是因为电子支付的虚拟货币极容易被调查跟踪,除非拥有数量庞大的账户群通过反复交易进行洗白,要不然黑帮贩卖这些违禁品就相当于是自投罗网,只要一处出纰漏就全盘尽失。

“但是啊,我拒绝了。”他摇了摇头,修剪得很不整齐的头发把水珠甩得到处都是,“就算不是十几个,是几十个五六十年代的‘长寿老人’注册的账号在一起玩击鼓传花的把戏,人是看不出怎么一回事啦。但骗得过机器?”

“所以这条路不可行咯?”我皱起了眉头,用干净的手捏起一块寿司丢进嘴里,“对了,那为什么要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生的长寿老人呢?这里头有什么文章吗?”

他神秘兮兮压低了音量:“你觉得即使是用未成年人,甚至是婴儿的身份注册,将来能不被本人发现?不会被发现的只有那些八九十岁的老头子而已,他们活在养老院里,或许连智能手机的屏幕都看不清吧。至于你说的事情,如果只是要几个账户,而且不涉及到资金流转的话,那我还是可以答应的。”

“当然不涉及到资金了。”我赶忙用力地点点头,“先期要五个,这应该不难吧?”

远处海面云层上忽然有一道光贯穿了整个的云下空间,霎时间便将夜空照得明亮。河原真一将视线从这景象上挪开之后,却是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直到那贯耳的雷声响彻在我的耳旁都没有直接地回答我的问题。

“我脸上有什么嘛?”我不免有些尴尬。

“事情是可以办,但我得给你个忠告。”他忽然对我摆出十分严肃而郑重的脸色,“不要去用你的想法推测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的趋势……区区一个神经元怎么可能看得透无数神经元构成的群体智慧?而且我看你的架势,不仅是要推测,还是要去尝试操控?”

“你算是猜对了一半。”被看透了想法的我也只好爽快地把实情和盘托出,“这不是老兄你说能不能的问题了。倘若不去尝试的话,那些姑娘们就只能真的做修道院里的玩偶咯。”

见我这么激动,他便爬到了躺椅上抽起烟,期间一言不发。直到那根香烟在别墅柔和的灯光里造出了一大片如梦如幻的烟幕,把他笼罩在其中,他才缓缓开口:“你这是要反抗小游戏啊,这可一点都不像你呢。你和有明若叶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怎么可能?我既不想,又不敢。你又不是不知道。”

“好吧,往事就不提了。”他把烟蒂抖在烟灰缸里,起身对我严肃地说道,“说正事。比起你们鼓捣的那些所谓偶像,竞选就要交三百万日元的众议院议员们更被民众所关心吧。说起来这几个月外面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知道么?”

“不就是政坛高层们利用自己的地位争取不正当来源的医疗资源续命嘛。”我盯着他烟头上最后一丝烟蒂在火光中燃烧殆尽,“怎么,这里头有什么名堂?”

河原真一把烟头用力地摁灭在了烟灰缸里,居然就开起了连珠炮:“不说众议院和各省厅,单说东京都议会。东京都议会一百二十七个议员,引咎辞职和被移交法办的就有十几个。大家纷纷都在感叹这国家要完了,只是这并不是国家的事情——你明白吗?”

“不是……很明白呢?”现在网络上要求日本锁国、废除首相内阁制度、改年号以便天皇亲政的声音也是甚嚣尘上,以我的眼界也实在弄不懂里头有什么文章。

“听好了,从昭和……不,从明治,从幕府到现在,日本国家机器的本质就一直没变过,官僚也是不断承袭旧制。眼下接二连三地出事,只不过是媒体出了问题,或者说,是为媒体提供内容的‘人’出了什么问题。”

这一句话令我醍醐灌顶——知名艺人们在三五年前随便乱搞私生活,又能有什么顾虑?只要能掏钱蒙蔽住狗仔队和各路周刊专栏主笔的眼睛,他们便能够无休无止地快活下去,尽情地享受知名度带来的财富与地位。

而他们眼下如履薄冰的地位,和政客们是一模一样的。那也就是说小游戏眼下也在影响着政坛?真是不可思议。

“明白了吧?政客都不能改变的事情,难道偶像能改变?你能改变?不要说胡话了。”他惬意地在木架躺椅上翻了个身,拿起手机开始不停划动。“当然你要去碰碰运气,和命运抗争,那我也不好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要么顺从接受,洁身自好,要么就去公开偶像界所有的业界真相。”

我虽然对小游戏有说不完的不满,但我也知道河原真一说的是事实,我百口莫辩,无话可说。

“对了,摩周桑,你对应召服务什么的比较轻车熟路,附近的优质‘外卖’要怎么联系呢?”他忽然嬉皮笑脸地摸着自己的肚皮。

真是恬不知耻!我捏了捏有点暗暗发痛的太阳穴,从池子边上将手机拿到了手里,开始翻动附近朋友提供的名单和照片:“我是没想到你有这个需求,还真是能狮子大开口啊。听着,联系是能联系,但是得用你的账户去交易,钱我能转到你的账上……”

“然后呢?”河原真一不解地看向陷入呆滞的我,“你倒是快点说呀!”

此时此刻我的目光和手指都凝固在了一张熟悉的照片上——尽管这位女子化名樱田彩花,但我依旧可以下意识地念出她的名字:佐久间理奈。

用中国人的成语来说,这真是“他乡遇故知”!只不过这兆头实在是不太妙。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手指一动便把这行记录给排除在外。

内疚和尴尬驱使着我到芬兰浴室里好好地折磨了自己一通,顺带想了不少事情。而在我喷上驱蚊水穿着便服将这风景秀丽的山头走了一圈,算准了时间回到别墅里时,应召女郎已经离去,只留下了一片脂粉香气和些许暧昧的热度。

清醒了的河原真一面对这场景以及我,也不免有些尴尬。于是我和他道了声别就进了各自的房间蒙头大睡,次日搭乘新干线回到繁华拥挤的东京,重新融入彼此的日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