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维京黑暗金属
字数:发布时间:2017-09-04

第5章 第四乐章

“狗杂种。”戴维眼睁睁看着电梯门关上,“你一直在玩我?捉迷藏没用的。”他开始奔向楼梯,但是跑到第四层就跑不动了。“打针”加上没吃早餐,他的体力有点儿透支。更糟糕的是他发现所有的音乐正离他而去,眼前的色彩也恢复了正常。

他慢慢蹭到五楼,电梯里的人已经散去。这是最顶层,是这个商店最豪华耀眼的地方。出售的商品奇贵无比。除了几个漂亮的柜台,几乎全是些小商店。小商店一般都关着玻璃门,有的灯火明亮,有的阴沉灰暗,都是只有会员才能自由出入的奢侈品专卖店。戴维直接进了洗手间。

他坐在马桶上面,点了一根烟,一手拿着注射器,另一只手臂已经卷起了袖子。他犹豫着。心里有个声音在警告他,这样做很危险。温暖的灯光下,他两个眼睛红通通的,脸苍白憔悴,。戴维把针头扎进胳膊,瘫在马桶上。眼前慢慢变得黑暗,他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跳得他浑身一抽一抽的。好了,音乐回来了。但不是新的,是他今天听到的那些正在自动编排剪辑,最后成为一只完整的曲子。但曲子还没完,还得继续。黑暗消失后,戴维站了起来。“很好,”戴维拍拍自己的身体,“我很瘦,但是我很强壮。你们的脑袋装的奶油蘑菇,我的脑袋里是钢筋水泥。”

“蒂亚哥向我询问你在哪里,他认为你现在处境危险。”脑海里响起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的声音,“透露你的方位我需要你的授权。”

戴维推开洗手间的门,来到商场的大厅,静静地看着周围。那个家伙就在这里,藏在某个人的旁边,藏在灯光的背后,就像他扭曲的灵魂藏在鲜亮的外壳里。

这是你我的世界,外人请勿擅入。

“不。”戴维在脑海中对小游戏说道。

“蒂亚哥是正确的,你的跟踪对象是一个深度隐藏的连环杀手。”小游戏说道。

“我不在乎。”

“死亡的可能性会随着你跟踪时间越来越高,我建议……”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如果说辨别危险,我会比你更快。”

小游戏沉默下来,过了一会突然问道:“戴维,请你告诉我,蒂亚哥怎么能够预测到你处境危险?”

“相互在意的两个人,他们脑袋里存在着隐秘的生物电极。在某一方出现特别情况时,这个电极会自动发送信息,另一方立刻就能知道。”

小游戏秒搜了一下生物电极:“没有确切的资料证明你的话。”小游戏微微一顿,“戴维,你是在开玩笑吗?”

“是的。”戴维说。

戴维在这层楼里四处晃荡。已经暴露了,没必要再掩饰,买这身衣服实在做作得可笑。戴维记得在新墨西哥区那人用余光扫过他一眼,也许在那儿他就暴露了。“管他妈的,”戴维想,“我就是要阴魂不散,我就是要好好陪陪你。你让我不舒服。”戴维走过每一家小商店,仔细倾听着那些旋律。只要在戴维的视线中,所有人的声音他都可以听见。但是他没再发现原先的那个邪恶的键盘声。“跑到这来你又变成个什么人了,一个上等人?”戴维放肆地点了根烟。

对戴维来讲,这里的音乐庸俗得不堪入耳,用奢侈品来显示自己地位的人大多都是这样。小资情调的喃喃私语,混杂着蟑螂般贪婪的心;轻松愉快的小号中却暗涌着戚戚小人的尔虞我诈;如猫般优雅的女人散发出华丽的陈词滥调,但它真正的重心是小提琴锯出来的婊子们惊喜的尖叫。这一切象一锅五颜六色的浓粥在戴维的脑袋里搅动。

“虚荣,是魔鬼最爱的原罪。”戴维认为这句台词送给他们再合适不过。新墨西哥区给他一种邪恶凶狠的力量,这儿只让他觉得肮脏。

戴维越来越不耐烦,他四处看了看,认为这些店应该没有后门之类的东西。在这段时间,他帮助了一个漂亮女士拣起她的提包,那双电人的眼睛使劲地眨动,一声甜蜜的“谢谢”颇为悦耳。然后把一个迷路的小女孩儿送到服务台,接着抓住一只从楼下飘上来的气球,气球上画了头猪,尾巴就是他手上的细绳。当他第三次经过一个柜台时,里面的一个姑娘忍不住问道:“需要帮忙吗,先生?”

那姑娘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她的旋律象童谣般单纯。戴维笑了,他把胳膊靠着柜台,摆出准备聊天的架势,“不需要,谢谢。”然后他把气球递过去。那姑娘看着气球上的猪屁股吃吃地笑,她把气球栓在一个柱头上,于是来到这个柜台的顾客就看到一个姑娘和一只飘荡在空中的猪在欢迎他们。

“你在这儿逛没什么劲,好东西全在那些小房子里面。”她指了指那些专卖店。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又昂贵又希奇的东西。

“我今天不买东西,这地方不适合我。”

“啊哈,啊哈。”这姑娘一边笑着点头一边指着戴维,表情仿佛是在说“我就知道你是这样一个人。”

“啊哈,啊哈。”戴维笑了,没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你叫什么名字?”戴维问她。

“提娜。”

“戴维。”戴维指指自己。

“戴维,你不买东西,在这走来走去干什么?”

“等一个朋友。”其实我跟你一样,是在工作。

“他是在买衣服吗?”提娜抬头望了望。

一堆臭狗屎也需要衣服?不,他需要的是一个大便壶。

“也许是吧,谁知道。”

“你干嘛不跟他一起进去?我看他是希望你进去的。”

“我喜欢在这等,你怎么知道他希望我进去?”

“因为他在不停地看你,脑袋就象个向日葵似的跟着你转。”

戴维的心脏差点停止跳动,“在哪儿,我怎么没看见?”

“那边,”提娜嘴努了努,“浅绿色的玻璃房子。”

灰暗的地方更灰暗,鲜艳的地方更鲜艳。提娜,你现在跟我提什么颜色?

“柱子过去第二家,是吗?我看得……不是很清楚。”在戴维眼里,那里已经绿得发黑了。

“对,不过他们在喝咖啡了,一会儿就出来啦。”

“喝咖啡?”

“这里的传统,交易结束后要陪主顾喝上一杯咖啡。这是挖走一块肉之后返还的小方糖,有点虚伪,是不是?”

“是有一点,但这看上去很专业。”

“他要出来了,你要走了吗,戴维?”她看上去有点舍不得。

那人西装革履,焕然一新。头发又恢复了耀眼的红色。戴维的目光穿过商店里耀眼的灯火,穿过刚打开的一扇玻璃门,穿过一副墨镜,捕获到一双浅灰色的眼睛。他现在身上没有一点声音,但戴维却觉得自己处在龙卷风的风眼里。那人推开门,向楼梯走去。

戴维转过身来,微笑着看提娜。这微笑完全不同于刚才那种懒洋洋的微笑,在提娜的眼里,这微笑给戴维蒙上一层迷离的光辉和令人眩晕的神采。提娜得再过二十年,才能明白这个微笑不啻于军人上阵的号角。但现在她只感到温热的臂膀向她包围过来。

戴维搂住发呆的提娜并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用耳语般的声音向她道别。

“谢谢你,提娜。我走了,再见。”

戴维松开手,转身离去。


戴维快走了几步跟上,火红的头发象一团火焰在人群中跳动。戴维仍然保持十步左右的距离。虽然跟踪的行为已暴露,但最好还是别撕破脸。那人好象并不在意,镇定从容,象是给戴维开路。但他的音乐不再是那个键盘奏出的曲子,这次是低音贝司,曲调冰冷诡异,象流动的冰,更象是从黑暗中伸出无数只惨白的人手,蜘蛛般在你眼前缓缓挥舞。它随即变奏,转移得非常干脆:白手上长长的指甲长出绿色的青苔;青苔中伸出一条毒蛇;毒蛇的信子舔到了你的脸然后又痉挛地抽搐着缩回去;下一个瞬间突然变成个丑恶的人脸,并朝你凶狠地笑着,吐出腐尸般的恶臭。

戴维非常兴奋,这是一段很精彩的音乐,可以想象自己如果能弹奏出来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贝司、键盘、架子鼓陆续参与了进来。OK,伙计们,让我们再卖力些,这可是非常拿得出手的活,我们就是为了这个而生的!

他们出了商店来到大街上。戴维吃了一惊,因为音乐中加入了人的歌声。这声音低沉阴郁,非常飘忽,就象在深海中慢慢游动的电鳐。戴维听着这歌声,感觉有些眩晕,他觉得自己站的街面是一条泥石流。各处的泥石流即将汇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吞噬整个城市的巨大旋涡。

那男人正在街对面通过橱窗的玻璃瞅着他,那目光不仅是对戴维,更多的象是对他所抛弃的这个世界冰冷的嘲讽。他看着戴维小心翼翼走过大街,转过身,一前一后进了地铁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