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维京黑暗金属
字数:发布时间:2017-09-04

第7章 第六乐章

戴维站在地铁站里,很高兴看到有那么多人。这里的灯光尖涩、刺眼,把人照得惨白。没关系,终归是有那么多人。戴维从侧后方可以看到那个红头发正用双手抱住脖子,脑袋使劲往后仰,颈椎发出“咔咔咔”地脆响。两个眼睛向上瞪着,整个动作古怪而邪恶,最后他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他的音乐越来越变得怪异,象个濒死的人那样唱得上气不接下气,每一句既象是开始又象是结束,甚至中途出现大段令人心惊肉跳的空白。它表达着一种危险的场景,描绘着完全属于另一世界的黑暗。

戴维很紧张,好象那人马上就会变成个魔鬼,而这个地铁站也渐渐成了一个巨大的巢穴。眼前走来走去的人就象在梦游一样不真实。这时,地铁“轰隆隆”地开进站,一长列灯火通明的车厢就像是水晶棺材。戴维感到害怕,他确实非常害怕。但又有谁不害怕呢?随着岁月的流逝,音乐不会变得更加动听,但是琴弦却会发黑生锈,不害怕才怪呢。

“不要进去。”小游戏细川泰司编写的一款可以自主修改代码的程序,运行模式是信息收集,意图分析,抢先执行。 并且可以自行修改自己的基本代码,完善自我程序,会根据 ID 权重响应用户的要求。查看详情说道,“请你。”

“小游戏,我和你有那么大的关系吗?”戴维说道,“我敢说你一定认为所有音乐是最无用的数据之一,你完全不必这样在乎像我这样一个摇滚乐手。”

“的确如此。但是有一些极客和未成年的小天才喜欢你,他们的情绪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进而对一大片网络造成不可预知的后果。”

“这么说,我权重很高?”

“是的。”

戴维站在原地,而其他人依次走进了车厢。地铁并没马上开走,仿佛在耐心等待。戴维透过玻璃,看见那双灰色的眼睛也正盯着他。那眼神冷酷而严肃,没有丝毫的鄙夷和嘲笑。这是他们第一次正面对视。它明确地向戴维表明:游戏结束了。

“既然如此,我的粉丝一定会理解我现在为什么要这样做。”在地铁关门的一刹那,戴维跨进了车厢。

车厢里没多少人,但他们还是转身离去。这个红头发的大个不是人,他是个人形怪物。戴维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的金黄假发跟他现在的衣服更般配些。窗外黑洞洞的,地铁正在城市下面飞奔。戴维不知道它这是往哪开。这让他想起一个中国动画——燕赤侠问宁采臣:小兄弟,你可知道这辆鬼火车将要去向何方?

地铁在终点站停了下来,戴维跟着他一起下了车走上台阶。外面是一群正在拆毁的建筑,到处都是瓦石块堆成的小山。他们在瓦砾中快速穿行。那人的音乐变得非常狂躁,低沉的、梦魇般的呓语突然变成刺耳的尖叫。他迫不及待地加快步伐,走向一座尚存的破停车场。戴维跟着他进去,但一转眼就不见了踪影。戴维小心翼翼地走上二楼,里面好几辆被废弃的汽车,那人站在停车场中央,等着。

此时他的心灵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戴维死死盯着他的眼睛,他觉得自己从没面临过这么大的危险。

但是这样难道不正好吗?这难道不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既然琴弦会发黑生锈,那就在此之前弹出最棒的音乐。

那男人如天神一样挺立在面前,若有所思。一组和弦好象微弱的热风在大海中央生成,缓缓旋转,在积聚足够力量之后逼近了海岸。老天,这是什么气势?他感到纳粹的皮靴跺在地上,击出了前所未有的正大节奏。一点点红光从钢板中央露出来,一点点岩浆从寂静的谷底露出来,压抑着、克制着,即将喷涌而出。戴维立刻向前冲去。要是等这红头发释放他的恶魔,他一点儿机会都没有。

那男人一个迎击拳打戴维的脸上,戴维倒退了两步。他稳住自己,吸气冲过去,迎接他的是胸口上的一脚。他爬起来再往前冲,一记侧面手刀重重地砍在他的脖子上。戴维疼得弯下腰,脸上又重重地挨了一脚。

戴维滚倒在地,眼前视线模糊。这时,另一段音乐突然冲进戴维的脑海中。高亢的贝司,振奋的架子鼓,激烈的键盘,但是这音乐却不带丝毫黑暗。两种相反的音乐循着同一节奏,古怪地融合在了一起。

老天,这是我自己的音乐,戴维想。这种音乐仿佛并不适合用这种电子乐器,但由于电子乐器神经质的长音以及巨大的声响,让这音乐显得非常另类而偏执。

你可以变成魔鬼,我至少可以变成野兽。

戴维一次又一次地爬起来冲过去,但每次都被打得趴在地上。他拳脚不行但筋骨铁硬,十分扛打。最后一次他成功地掐住他那人的脖子。

戴维有力的手指让那男人感到惊讶。他操起半截保险杠,猛地回戳在戴维的侧背。戴维身子一歪,接着那男人一记膝盖顶中他的肚子。戴维重新摔倒在地。前胸和后背受到了重击,他认为骨头一定断了。那男人肯定是受过某种格斗训练,否则不会干得那么利落。这场战斗戴维没有胜算。鼻子里不仅有尘土味,还充满了血腥味。戴维大声咳嗽着,吐出一口血。 

 “肺被骨头捅破了?”戴维想。视线和思维都变得越来越模糊,但是音乐却丝毫没有减弱,就像一支火炬,在戴维的脑海中熊熊燃烧。

“给我一个舞台,小游戏。”戴维轻轻说道。

“什么?”小游戏没反应过来。

“今天我可能回不了家了,在云端给我建一个舞台,我要把音乐留住。”

小游戏明白了,戴维知道自己要死掉了,但是想把现在脑海中的音乐上传到云端以保存下来。小游戏立刻构建了一个虚拟舞台,把戴维的脑机接口接入。又考虑了一瞬间,然后自作主张把蒂亚哥也接入进来。

戴维刚刚接入舞台,就看到蒂亚哥在一个黑黢黢的舞台上,中间有个巨大的光圈,蒂亚哥就坐在光圈里,面前摆满了鼓。蒂亚哥听到了戴维的音乐,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戴维没心思多想,也没心思回答蒂亚哥的问题,他让蒂亚哥为这音乐敲响他的鼓。

发红的眼睛变得更红了。那男人并不想这么草草了事。他看看已经爬不起来了的戴维,说:“其实才开始。”

他举起保险杠狠砸着戴维的腿。听到戴维的惨叫他高兴万分,但最让他激动的是骨头断裂时的脆响。“啊,你这个坏孩子,叫得一点都不动听。”他说。他使劲砸戴维的膝盖和脚踝,直至戴维的腿呈现一种非常不自然的姿势为止。

那男人脱下上衣,丢掉保险杠,开始有条不紊地踢戴维的肋骨。他踢得很准,稳住力道,尽量保证每一脚只踢断一根肋骨而不伤到内脏。戴维七窍流血,渐渐没有声音了。他踢完一边接着换到另一边继续踢。最后他把戴维踢成一条软体动物。他把戴维翻过来,当他看到戴维那种陶醉的表情时大吃一惊,他以为戴维早就失去神志了。他把戴维拖起来,拖到一辆破汽车后面。他打开行李箱,把戴维的上身塞进去,让他的两条腿就挂在箱子外面,然后用后箱盖狠狠地砸在戴维身上。

戴维不知道是第几脚时自己就不觉得痛了,他只觉得身体在有节奏地震动,但就是不痛了。很好,这样自己就不会再发出干扰音乐的惨叫声了。“而且,我的骨头有206块。”

现在他看不见任何东西,只能在脑海中看到蒂亚哥。蒂亚哥咬紧牙关,敲得非常带劲。鼓点精准有力,除了那次“槌舞”,他觉得蒂亚哥很少敲得这么好。“这些玩意居然也可以弹出这样的音乐。”戴维很得意。

这时突然响起哥莉娅的歌声,只见她正在步入光圈。看到歌莉娅眼泪汪汪的样子,戴维突然明白了过来,他们两个一定是先后都“打针”了。歌莉娅的歌声低沉、厚实,但那共鸣声却可以震得茶杯“叮当”作响。她的歌声缓慢而忧伤,跟她眼泪汪汪的样子很相符。听得出来,歌莉娅唱得非常动感情,她那么多眼泪到底是真的感到悲伤还仅仅是因为“打针”的缘故?戴维从没见到歌莉娅哭过。

在歌莉娅一个悠远的长音后带出了同样忧伤的钢琴、小提琴的协奏。他们都不会弹钢琴,而且他们手头也没这样的乐器。“用鼓可以敲出钢琴声吗?这绝对不可能。”戴维想。

钢琴越来越破碎,旋律越来越显得悲伤,到最后竟没有一点声音,在完全的沉寂中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过了一会儿才响起一串清脆的鼓声,这是南美土著用的一种鼓,那声音就象是奔跑在地平线上的一匹小马。鼓声渐渐响亮起来,伴随着它是一长声越来越响亮的高音吉他。

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间出现了音符雪崩。一个光圈猛地象原子弹似地炸开,整个舞台灯火通明。灯光下可以看到蒂亚哥和歌莉娅的位置比较靠前,而他们身后是个庞大的配唱交响乐团。歌莉娅站在蒂亚哥身边,紧靠着他们的是一小群非常著名的歌手,他们奇异的服装和画得五颜六色的脸跟身后的乐团格格不入。此时整个乐团开始轰鸣,歌手们也同时唱了起来。暴烈的钢琴如急流般弹奏,小号发出撕心裂肺的呼喊,重鼓犹如草原上的滚雷,长笛象是精灵的舞蹈。恸哭一般的大号,如泣如诉的萨克斯,这其中还有呜咽的二胡,搏斗中的琵琶,超然物外的长箫……这音乐就象万道光芒般的温暖,他照亮了戴维的现在,也照亮了他的一生。音乐的洪流穿透了音乐厅直冲云霄,在整个世界中萦绕,就象是天界的神祗在纵声高歌。戴维一时间如饮醍醐,神魂俱醉。

“不要让它消失!”戴维喊道。

小游戏注视着他,在他的脑海里轻轻一推。

戴维看到很多著名人物在这个乐团中显现了出来。从背影来看,指挥无疑就是卡拉·扬,弹钢琴的是那位充满传奇色彩的尤拉·菊勒,吹萨克斯的是亚力山卓,拉二胡的是瞎子阿炳,站在歌莉娅身边的是约翰·列侬。最让他戴维惊讶的是,弹三弦的吉田玉次郎,是一个他只在文字中读到的一个人物。这些活着的、死去的,甚至根本不存在的人物,大多都是他欣赏甚至仰慕的对象。现在他们聚在一起,就象是真的一样栩栩如生,光彩照人。他们之中有些人会偶尔在弹奏的间歇抬起头看他一眼,这时戴维就会触电似的抖一下。他认为他自己,甚至所有投身音乐艺术的人,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象他这样品尝到如此巨大的幸福。

但是别忘了,那主旋律是红头发的……

我知道。谢谢他了……

音乐渐渐走到了尽头。歌莉娅扬着头深吸一口气象个绝望的人突然握紧了拳头,在痛苦中爆发出一声铿锵高亢的吼叫。在余音之中,她把目光缓缓投向戴维,嘴唇在不由自主地颤动着。音乐正在慢慢止息,只剩下蒂亚哥依旧在打着鼓。鼓声渐行渐远,缓慢降低着声音,但是始终精准有力。舞台上的灯光依次熄灭,那些他所钟爱的面孔一个个消失了。孤独的鼓点象一个知道自己正走向死亡的战士,在绝望中却充满不屈的激昂。

在最后一个鼓点完成后,有一个意味深长的回音。它是刺杀成功后的一个回顾,是古战场上见证了一切恩怨的漫天风沙,也是停留在死者唇边的一个微笑。蒂亚哥闭上眼睛,紧握鼓槌,像是立在舞台上的一尊雕塑。泪水无声地划过他的面孔,他的心就像一包破碎的玻璃。


“丹尼呢?”

“我不让他打针,他得在那边守着我们。”歌莉娅抹了一下眼睛。

“记住这音乐了吗?”

“记住了。”

“很好。”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戴维?”蒂亚哥问道。

“很冷,但是不疼。”

“现在你能告诉我你在哪儿吗?

“真的不知道。地铁的终点站附近,是穿过市中心的地铁。”戴维想起自己大概不太好看,又接着补充道,“你们别来,让警察来吧。”

“哦,戴维,你吃了多大的苦头啊。”

“多着呢,但是有了这音乐,不是吗?”

“哦,别这么说,请别这么说。”

“……再见了,替我向丹尼告别。”

“好的,戴维。”

“再见,哥哥,再见,歌莉娅。”

“再见,戴维。”

“戴维,再见。”


那个男人每砸一下就把戴维从行李箱里砸出来一点,当行李箱盖的下面正对着戴维的头部时,他终于停了下来。他搞不懂戴维的表情,好像戴维一直陶醉在莫大的幸福中。他认为一个人不会下贱到这种地步。他摇了摇头,最后一次扬起箱盖,就像高高扬起了一把铡刀。“好吧,”他说,那声音狞恶凄冷,像是死人在棺材里磨牙般的呢喃,“我下我的地狱,你上你的天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