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集群 > 《僭主
字数:发布时间:2016-11-02

第3章 怪物相遇

郭锐没能马上离开成都与尼娜汇合。伤口有点感染,先加了郑亚伦为好友,谈了谈需求。郑亚伦在旧金山湾的南边有一间硬件集成公司,从分包做到拥有自己的车间,也算硅谷的一份子了。听闻郭锐要打造一只顶配的“机械手”,职业情绪狂化,迅速做了前期准备,嫌他磨蹭就飞到成都来接人。

郭洪波和陈雅莉在外面开会,不知道郑亚伦已经来了。回到家一看,眼睛就有点发直。郑亚伦的图表和文件铺满了客厅的地板,让他们下不去脚。

“这是郑亚伦吧?小郑你……怎么跑过来的?”陈雅莉问。

“他玩穿越的。”郭锐笑。

郑亚伦向杵在门口的二位长辈鞠躬致敬:“伯父好,伯母好。”

二老只好商量着出去搞点儿肉菜,中午四个人一起吃饭,郑亚伦喋喋不休的说话,其他三人默不作声的吃。他根据郭锐对假手的功能需求,推荐了三家研究机构,两个大牌医生,还有好大一堆做硬件软件的公司。

郭锐听得迷糊,郭洪波那边倒是听出了重点,放下筷子插话:

“小郑啊,郭家这边的预算是100万美元,不会更多。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我们在意郭锐的手,但它终究是长不回来了,你们做的东西我又看不懂……”

“伯父在说什么?”郑亚伦困惑地看看郭锐,然后脸开始变红了,“这怎么会是个赔钱生意啊伯父?!我就是做硬件集成的,这套东西绝对有专利价值!你看看功能列表,这些传感器,这个动力输出,这个软平衡,还有我们预计的使用寿命……”他哆哆嗦嗦的拿起一张图纸,发现这只是一半,跳到沙发背后又拎起一张拼起来。郭锐直叫他:“你慢点儿,你慢点儿!”然后郭洪波和陈雅莉就上了这辈子最惊悚的一堂科普课。

“桡骨和尺骨变成双梁钛合金架,非常强韧,”郑亚伦说,“能弯能扭,想折断很难的。光这套梁架就有公司会要。”郭洪波听了点点头。

“动力模块在桡骨和尺骨之间,我们先用石墨烯电池,贵是贵了点儿但是性能好啊。还有一颗小的同位素电池,是给石墨烯电池充电的。石墨烯输出功率巨大,同位素则是长久,能用一千年,嘿嘿嘿。计算模块在肘关节下方……”

“等等,”郭洪波打断他,“同位素电池,是不是放射性物质?这是核动力的……电池?”

“当然啦!”郑亚伦开心地点点头,没看到陈雅莉的眼珠都瞪圆了。“计算模块在肘关节下方,有层层保护,整个手臂外面包着传感器网。有红外传感器,外激素嗅探传感器,拾音器,磁力传感,品种齐全。女孩子脸热了是知道的,大姨妈来了也知道,从你背后过来也知道,总之啥都知道。这些密密麻麻的小点是压感和温感,这个大的是射频,小的是摄像。”

“摄像有啥用?”郭洪波又忍不住了,“为什么要在假手上装摄像头?”

郑亚伦眨眨眼,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手机还需要一个摄像头呢!郭锐的假手也需要拍照、录像和播放。注意哦,每个指甲都有用。无名指指甲是主摄像头,中指指甲会射出强光,把任何平面当成屏幕,大拇指指甲则是个小显示屏,你只要做一个抹眼泪的动作,就能看到。别人以为你好感动呢。呵呵呵。”

郭家三口看着这厮傻笑,不说话。

“五根手指的形状不变,”他继续说,“抓握力大概强了十五倍,弹击力有十倍。你别弹人脑门,会打一个洞的。掐脖子更不行,一怒之下,脑袋瓜真的会揪下来。”

郭洪波看看妻子和儿子的脸,笑了,“你继续说。”

郑亚伦有点迟疑地看看郭洪波,决定说完。

“纵横直击,没多大变化,”他说,“你打人一耳光,最多比原来重一点。直拳和摆拳的力量大概是原来的1.5倍。再多不行的,会让你丢失身体重心,而且损伤肩肘关节。”

郭洪波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点。

“哦……还有,”郑亚伦说,“直拳虽然不重,但中指指根可以弹出一根纳米刀。这个无坚不摧。”

“啥叫无坚不摧?”陈雅莉也不去看郭洪波了,“能把防弹衣都戳破么?”

“应该……能吧。”郭锐小声说。

“防弹衣肯定破,”郑亚伦顽强地回答,“它长五厘米,对付自然界所有物质都是个切豆腐的效果。你得专门练出一个神经脉冲,动念即弹,谁都挡不住,钢铁、陶瓷加上钛合金也不禁它一戳。它是碳纳米材质,有点怕火,不要去戳温度太高的东西。”

郭洪波问:“还有吗?手机呢?我当初以为……他想把手机安在假肢上。”

郑亚伦回答:“手机有啊。我都说过了啊。那些传感器、拾音器、射频、摄像头,软屏幕,他们集合起来就是手机啊。”

“那怎么用呢?”陈雅莉跟进困难。

郑亚伦有点无语:“抬起手说话啊。再小声都行,电话打得出去的,而且音质好的要死。手上不仅有拾音器,还有压力传感器在记录声波,还有摄像头在识别口型。你声音小到自己都听不见,对方却能听见。”

“为啥我每个字都听到了,一句话都听不懂呢?”陈雅莉痛苦地问郭洪波。郭锐急忙跑过来给母亲解说。

郭洪波听了一会儿,站起来,从窗户俯瞰小区外面的马路。有一队快递公司的旋翼机从南边飞过来,在梧桐树的夹道下面穿过,停靠到各家各户的快递窗台上。这些窗台以前都是铁护栏,防贼甚于一切。但是快递取起来实在麻烦,慢慢的都改过来了。

时代不同了,这两个小子是对的。但也不全对。

郭洪波坐到沙发上点起根烟,几个人看着他。

“说老实话,”他弹弹烟灰,“我只听懂了个大概。郭锐这个手,差不多像当年的瑞士军刀了,一大串东西捆在一起,想干什么都方便。对吧?”

郭锐点头,郑亚伦摇头。看到郭锐瞪他,急忙点头。

“是个好事。”郭洪波说,“你们实验成功的话,许多没有手的人,或者没有脚……他们怕是有福了。安上一个这种东西,日子就好过多了。”

“但是锐儿啊,”他把烟灭了,“这里头的许多功能,是按你的意思选的吧?有侦察、有通讯、有刺杀,闻出来没有?这里头的特种兵味道……很浓呀。”

陈雅莉听了这话,狠狠的瞪着郭锐。

郭洪波苦笑一声:“尚武到底,我今天算是懂了。这个玩意,”他指指摊到地上的义肢图解,“亚伦显然是费了无数心思,我泼不得冷水。你一个刚刚丢了手的特种兵,身强力壮,做做实验也能撑得住……你们去干吧!我的意见有几点:一,注意安全,那个放射性同位素电池,尤其注意哈。第二,不要太急于求成,你们造一个登峰造极的假肢,郭锐不会用也是白瞎,对吧?第三,钱要省着花。郭锐的假肢如果好用,成立个公司推广一下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个定制的东西能不能商业化?鬼才知道。我撑你们两年,最多两年。怎么样?”

郭锐听了双手合十,对一脸担心的母亲皱皱鼻子。郑亚伦笑容满面,有点想当场鞠一躬……

许多概念是新的,许多功能只算是纸上谈兵,老爷子都明白。郭锐必须把上臂牺牲掉,必须做神经训练,该花的钱也不能少,老爷子也明白。这样他都支持,那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八月初,郭锐到了旧金山。

他先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去拜访郑家,发现郑亚伦的情况跟他自己差不多——中医世家的不肖子。郑老爷子一直没弄明白孙子是干哪行的,花了半个上午的时间才了解两位小辈的计划,给了郑亚伦一大堆嘱咐:

——光是郭家出钱是不行的,你的达士集成也得出钱。

——你们俩合资也不能五五开。怎么也得六四开。郭家占大头!

——事情要是没弄好,你退钱!没钱退?你把自己手臂切下来!

郭锐吓了一跳,慌忙阻止,好说歹说才把这第三条给弄掉。领教了郑家的家风,他草草吃了点东西就拉起郑亚伦跑路了。

两个人站到马路上商量着把投资的事情定下来。郭锐直接把钱打到郑亚伦公司的账上,把整个事情变成了风投项目。股份还是郑亚伦占大头。郑亚伦的公司其实就是个小作坊,这种安排他占了不少便宜。他又羞又臊的答应下来,都不敢抬眼看郭锐,抓了一个硅谷律师过来落实了注资协议。然后郭锐就想了一套瞒住双方长辈的说辞,跟郑亚伦串供。

后面几天,郑亚伦先约医生,他找到的两位神经外科大拿都不是那么好见的。落实了主刀就去找伊特兰德公司设计一套有机微电子点阵网络,这是神经外接口的关键部件,需要植入体内去收发脉冲信号。每个人的身体结构不一样,植入位置也不一样,必须个性化设计。这一步打赢了才有后续,打不赢,什么传感器和纳米刀,都无从谈起。

“伊特兰德公司做过两代外接口,”郑亚伦介绍,“都还算成功,不过总是下行信号强于上行。神经信号输出到假肢是没问题的,想动就动;但假肢的信号导入神经再传到大脑,就有问题了。碰到冰凉的东西,他觉得烫;摸到美女秀发,他有刀锋感。”

郭锐目瞪口呆:“这怎么行?”

“怎么不行?”郑亚伦争辩,“神经外科医生接驳准确,这种事情就会少一半;而且神经很怪,它有时会继续生长,东连连西连连,大脑在后面跟着调整,结果错误的感觉慢慢自己纠正过来了。所以神经训练很重要。比如你现在非要把冰凉的东西感觉成滚烫,你还真能做到。不信你自己试试?”

郭锐琢磨了一下觉得是这么回事,就不管他了,也不去试啥冰的烫的。后面几天郑亚伦把自己的执行力飙到极速,郭锐被他拖着走,满世界的约人,谈设计谈研发谈订单谈手术计划,会议纪要一大堆。郭锐越搞越草率,他想空出时间,约一下尼娜。

尼娜差不多跟他同时到的旧金山,只电话了一次,两人各顾各的忙了一个月,郭锐首先摆脱出来,假手进入制备流程,他闲闲的逛了几天旧金山的景点,晚上发照片给尼娜,尼娜哼啊哈的敷衍。

网上闲聊了几次,郭锐就说真实感觉了。

“我咋觉得我不是个好游客呢?”郭锐问,“这些地方再有名气,我都激动不起来。一个个的还不如网络上的照片好看呢。”

“本来就不如照片好看。”尼娜回他。

“那我该怎么玩呢?”他困惑。

“本来就没有多好玩。”

“不对。我不信!……我去找你玩。”郭锐说。尼娜答应了。她在旧金山分校上课,郭锐打了个无人驾驶出租过来,在校园里找个长椅,坐下等她。

午后的阳光有点强烈,他转到长椅的背面去,让太阳晒后背。晒着晒着,就睡着了。

过一会儿他觉得脸上凉凉的,迷糊着睁开眼。尼娜笑着转过身,坐到了长椅的另一端。她身着T恤和短裤,长长的大腿白得耀眼。

“下课了?”郭锐打开讯飞翻译器。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被亲过。

“嗯。我们走吧。”

两个人顺着林荫道往外走。走了几步停下 。

“我们去哪儿呀?”郭锐问。

“我也不知道。”尼娜看看他又笑了。救过自己命的人,很陌生,很亲切。

“从旅游攻略上看,”郭锐说,“我还有好多地方没去。但我在国内看了太多资料了,等于剧透了,现在玩起来特别没劲。我们俩一起去也许还有点意思。但是这个是玩旧金山呢,还是我们俩互相玩呢?我分不清了。”

尼娜听完这一堆话,惊讶地看着他:“原来你是个……认真的人。好严肃的想法。”

郭锐也惊讶地回看:“我这想法很严肃么?”

“是的。”

“我们去玩什么?”

“先走走看吧,看见啥就是啥。”

“我们能不能找个酒吧喝喝酒跳跳舞?”郭锐问。

“这是繁育本能,你想求偶。”尼娜说,“刚到旧金山人生地不熟,你应该先确定繁育处所的安全性。”

郭锐眼睛发直,险些给她这话搞当机了。然后他慢慢的说:“不,我不想逛街。我们还是去酒吧。”

“行啊。你酒量如何?”尼娜顺口问他。

“先不喝酒。我先确立安全性。”郭锐说。

“哦?”

“如果我扫清附近酒吧,呃……确立了安全性……”郭锐在斟酌用词。

尼娜偏头一笑:“我陪你……繁育?”

“成交。”

两人转身往校外走,各自掏出手机搜索附近的酒吧。郭锐渐渐加快了步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请先 登录 再发表评论
登录并评论
参与{{msglist.length}} 赶快抢沙发吧! 请文明留言,您还可以输入{{1000-postData.msg.length}}个字
({{item.good}}) +1
#{{msglist.length-index}}
{{item.username}}回复 {{item.replyuname}} {{item.date}}
回复